穆天子传,古书穆天子传到底是小说还是史书?(说说《穆天子传》)

关于【穆天子传】:古书穆天子传到底是小说还是史书?,今天小编给您分享一下,如果对您有所帮助别忘了关注本站哦。

穆天子传,古书穆天子传到底是小说还是史书?(说说《穆天子传》)

穆天子传:古书穆天子传到底是小说还是史书?

《穆天子传》又称《周王游行记》,共六卷。作者不详,有晋代郭璞注本。为晋咸宁五年(279),不准盗发战国魏王墓所得。同时出土的其他竹简都已经亡佚,只有《穆天子传》流传下来。

《穆天子传》前五卷记载了周穆王驾八骏之乘,西行参加西王母宴会之事;第六卷记载穆王宠妃盛姬病卒于途和为其办理丧葬之事,行程达两万五千里之遥。其内容包含了当时的历史地理、文化风俗,还有神话传说。

可以说,《穆天子传》有一定的历史依据,但却又如同小说一样,具有虚构的部分。《穆天子传》到底能否看做是小说呢?其与小说文体有何异同?

一、何为小说

我们首先对“小说”这一文体进行概念理论的界定。“小说”一词最早出现在《庄子•外物》,这里的小说指的是琐碎的语言。在《汉书•艺文志》中,刘向将小说家列为流派,认为“小说家者流,盖出于稗官,街谈巷语,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。”

这也就是说,小说是出于虚构的。到了唐代,文人才有意识的去写作小说,小说文体走向成熟,成为了独立的文学体式。金圣叹认为历史是“因文运事”,而小说是“因文生事”。

以《三国演义》为例子,即是以史书《三国志》为依据,三分实、七分虚的构织了一个精彩绝伦的三国世界。《穆天子传》是围绕周穆王西行一事展开。可以看做是一部游记,忠实的记录了某年某月,经行某地,遇见何人何事,更像是一部合格的旅行日记。

但他也塑造了精彩动人的故事情节。尤其以周穆王和西王母宴会对饮一卷,充满了神话色彩。宠妃病亡、周穆王悲痛欲绝一段,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。但可惜,这部分不过是少数,更多的则是平直的记述,谈不上艺术创造性。

二、《穆天子传》的性质

清代以前,关于《穆天子传》的研究,主要对其作文献整理、注释工作。后来的研究转向多领域。除了文学、文献方向以外,还涉及到地理、民俗等方向。至于《穆天子传》一书的性质,学界向来争论不一,众说纷纭。

与《穆天子传》同时出土的《竹书纪年》中,有周穆王“西征昆仑丘,见西王母”的记载。可见当时是作为史传资料而记录下来的,王嘉在《拾遗记》中写到:“有书史十人,记其所行之地”。《史记》中亦有相关记载。《隋书•经籍志》、《旧唐书•经籍志》、《新唐书•艺文志》、《直斋书录解题》都将其列为史部。成为研究先秦历史的重要典籍资料。

但《穆天子传》绝非信史。《穆天子传》在人物形象塑造上,将周穆王塑造成一个英明的君王,这与历史史实并不相符。《穆天子传》的故事是按照时间的顺序,对周穆王西行的经历作以记述,其中虽然记载了各个不同民族的生活习俗等问题,但途经的地方却与《山海经》、《楚辞》中所载神话相合。却并不是全部真实可考的。

西王母和八骏更是神话之说。此外,从艺术性上来说,胡应麟在《少室山房笔丛》中说:“文极赡缛,有法可观。三代前叙事之详,无若此者。”从写作的笔法上,肯定了《穆天子传》的文学性,认为其可以看做是小说的滥觞。

到了清代,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在论及《穆天子传》性质时,认为《穆天子传》中所记周穆王西行之事,在早期文献中并没有记载,较“《山海经》、《淮南子》尤为近实。”与《列子•周穆王篇》相类,认为其是当时民间流传的故事,当归入子部小说家类。

三、《穆天子传》与小说文体的异同

现代文学理论定义中,小说包括“人物、情节、环境”三要素。将其运用至《穆天子传》中进行分析,可以得到以下的结论。

人物刻画上,以周穆王为中心,涉及到其他历史典籍中有所依据的人物达47位之多。而其主要刻画的周穆王形象,也是十分立体的。在政治上,励精图治,爱好和平,与周边国家友好往来。关心百姓生活,体谅受灾民众的苦难。在感情生活上,对于因病逝世的宠妃盛姬,会痛哭流涕,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。具有浪漫主义色彩。

《穆天子传》对其他随行的人物也有刻画,虽然较为简略,但也各有特色。并不是苍白无力的叙述。情节叙述上 ,主要周穆王西行途中所见。描绘了不同民族独特的风俗、文化。环境描写上,以西行漫游中所见,描绘了不同地域的独特风景。有高山雪景,春水清泉。有沙漠,也有草原。环境的描写与人物活动轨迹相关联,推动了故事的进展。

在叙述手法上,主要运用虚构的手法。开篇周穆王的“八骏坐骑”可以日行千里,就奠定了奇幻的基调。而以周穆王会见西王母一节,更为精彩。此外,还运用到了夸张、渲染的手法。可见,《穆天子传》已经初备了小说的各要素。

但总体上来说,《穆天子传》大部分的内容仍然是铺陈直叙,文笔不够统一,比较粗糙的,其目的和创作动机也是为了“记实”。只是在其中混入了神话色彩的奇幻构思,这与先秦时期文学创作的认识也有一定的关系。

四、结语

由此可见,《穆天子传》虽然只是处在较为幼稚的萌芽阶段,但是,其中富有神话色彩的想象,细腻的片段描写,已经远超其他同期的作品,具有一定的艺术性,显示出“小说化”倾向,对后期的小说创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。

参考文献:

1.周书灿,《研究述论》,高校社科信息,2002年第5期

2.马振芳,《大气磅礴开山祖 ——的小说品格及小说史地位》,北京大学学报,2003年第1期

说说《穆天子传》

藏书家每以自己得到一部善本而沾沾自喜。清嘉庆间,藏书家黄丕烈,曾得到一部明代翻刻的《穆天子传》。他在重病时以校对书中的文字自娱,心情由此好起来,病也痊愈了。这是比较典型的古代藏书家。清洪亮吉曾把藏书家分几个等次:“钱少詹大昕、戴吉士震为考订家,卢学士文弨、翁阁学方钢为校雠家,鄞县范氏天一阁、钱唐吴氏瓶花斋、昆山徐氏传是楼为收藏家,吴门黄主事丕烈、邬镇鲍处士廷博为鉴赏家,吴门书估钱景开、陶五柳、湖南书估施汉英为掠贩家。(《北江诗话》)”虽不十分全面,但也有一定道理。文中把黄丕烈定为鉴赏家,其实他既精鉴赏,又善校雠。

黄丕烈得到的明代翻刻本《穆天子传》,是明万历时程荣校刻的汉魏丛书本。全书共计六卷,8514字。其内容主要记述周穆王西巡狩猎、在畿田畋游及盛姬之事。他批校此书时,曾“遍借诸家藏本,手校于此”。笔者依据原本进行统计,知道他曾借用了各家藏的八种善本校对此书。也就是说经过黄氏批校以后,一书在手,可以知道八个本子的情况。这是一部“顾校黄跋”的代表作品,具有重要学术和文献价值。后来黄丕烈所藏之书散出,归汪士钟艺芸书舍收藏;汪氏书散出,归聊城杨氏海源阁等藏书家收藏。

民国十九年(1930)夏,聊城杨氏海源阁藏书散出,流落保定、天津市肆,济南敬古斋亦收购多帙。当时时局动荡,战事频发,时任山东省图书馆馆长、著名藏书家王献唐先生交卸离馆,束装旋里,适遇敬古斋出示此书及顾千里校《说文系传》。王献唐先生“深恐书流域外”,承敬古斋主人“慨然见许,挟书归寓”,二书始归王献唐先生收藏。嗣后友人顾实,闻王先生藏有此本,拟来济校勘,王先生感其意诚,迻写一本为赠。自后远地知交,时求假录,且怂恿印行。民国二十三年(1934)王先生“既不胜其困,又以近人喜习此书,苦乏善本”为感,遂编印《海岳楼秘籍丛刊》,将这部黄丕烈校跋本《穆天子传》收入其中,并请当时《穆传》研究专家顾实先生题跋,王献唐先生亦自作跋文一篇,道其原委,将二跋附书后刊行。后来的某个时候,王献唐先生将这部《穆天子传》转让给了天津藏书家周叔弢先生。1980年,顾廷龙先生为编辑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》之事,专程赴天津周府拜访。在周府,二人谈到海源阁藏书往事,谈到周先生捐献《永乐大典》及从山东藏书家王献唐先生处得到黄丕烈校跋本《穆天子传》一事。1980年,顾廷龙先生在为周先生撰写《自庄严堪勘书图跋》时也记录了两人讨论《穆天子传》一事,称:周叔弢先生“尝收藏黄荛圃校《穆天子传》一书,为王君献唐故物,曾付景印,或以为影印本与先生所藏原本略有出入,遂传真本尚在山东某氏,秘不示人,称与影印本丝毫不爽。龙请观比勘,影印本与原本确有不同之处,如朱笔之深淡,校文位置之参差,点画略见肥瘦,谛审再三,始怳然当时影印条件较差,摄影、套版、描润三者技术皆不精,遂失真面,滋人疑窦耳。其为黄校亲笔,固无庸致疑矣。具见明眼精鉴,非后生所能企及万一也。”(《顾廷龙文集》第244页)新中国成立后,周叔弢先生将自己珍藏的全部宋椠元刊、名抄佳刻举献国家。这部黄氏校跋本《穆天子传》,遂化私为公,入藏天津图书馆。现已入选第二期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。

本文关键词:穆天子传,古书穆天子传到底是小说还是史书?,说说《穆天子传》。这就是关于《穆天子传,古书穆天子传到底是小说还是史书?(说说《穆天子传》)》的所有内容,希望对您能有所帮助!更多的知识请继续关注世界网址导航网站:https://www.nav123.com!

沃德小站 | 表金网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