摇滚老炮,“摇滚老炮”郑钧披荆斩棘2表现炸场,他与刘芸是如何相爱的?(当格莱美傍身的摇滚老炮重唱《好春光》)

文章 2周前 nav123
33 0 0

关于【摇滚老炮】:“摇滚老炮”郑钧披荆斩棘2表现炸场,他与刘芸是如何相爱的?,今天小编给您分享一下,如果对您有所帮助别忘了关注本站哦。

摇滚老炮,“摇滚老炮”郑钧披荆斩棘2表现炸场,他与刘芸是如何相爱的?(当格莱美傍身的摇滚老炮重唱《好春光》)

摇滚老炮:“摇滚老炮”郑钧披荆斩棘2表现炸场,他与刘芸是如何相爱的?

“摇滚老炮”郑钧《披荆斩棘2》表现炸场,而妻子刘芸也一直在支持着他,不断为他呐喊助威。那么,他与刘芸是如何相爱的?郑钧和刘芸是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,当时郑钧对刘芸一见钟情;郑钧的才情也一直吸引着刘芸,她特别喜欢听郑钧的歌;两个人一起谈论音乐,就擦出了爱的火花。说起郑钧和刘芸的爱情,很多人都要感叹一句,是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。接下来我们就来详细的讨论一下刘芸和郑钧相爱的过程吧。

很多人都知道郑钧比刘芸大了15岁,虽然感觉他们结婚多年,但其实当年的刘芸真的是在最好的年纪嫁给了郑钧。两个人是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的,当时在聚餐,郑钧一见刘芸就对她倾心不已。所以两个人相爱,还是郑钧先走了心,开始注意刘芸并刻意接近和追求她的。

不过郑钧的才情也一直吸引着刘芸,当时的郑钧早就是国内知名的摇滚歌手了,作为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,刘芸很容易就喜欢上郑钧这样有才情的摇滚王子。她特别喜欢听郑钧的歌,所以两个人认识后,她也不自觉的被郑钧所吸引着。

他们两个人一起谈论音乐,一起谈天说地,慢慢就擦出了爱的火花。刘芸一开始不敢相信郑钧会真的喜欢自己并真的要和自己结婚。所以当郑钧官宣恋情的时候,刘芸真的特别感动。两个人后来顺理成章就结了婚并生下了儿子。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,刘芸和郑钧的感情依旧这么的甜蜜,郑钧如今参加节目《披荆斩棘2》,刘芸一直在支持和鼓励他,并且一直录视频和在节目现场为他加油打气,让网友直呼虐狗,太甜了。

当格莱美傍身的摇滚老炮重唱《好春光》

这是一个关于轮回的故事。

主角来自一支叫“轮回”的老炮乐队,乐队的旧时主唱:吴彤

如果非要梗概一下这个故事,可以简化成:两次格莱美,两次春晚,三十年“烽火扬州路”,和二十年后终于重唱的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主题曲《好春光》。

——是的,是吴彤唱的。但为什么二十年后才重新唱起,是另一个故事。

2020年,音乐综艺开始瞄上乐队,有在路上的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二季,有刚播了两期的《我们的乐队》,《明日之子》的招募公告也注明了“偶像乐团季”,于是有人感叹:乐队的春天真的要来了?

问题问了太久了,仿佛人们已经忘记乐队也有过短暂的春天,也没记起春天背后有过那些声名未曾鹊起的音乐人。

春分已至。这次就借吴彤经历过的春天,一次性回答几个问题:乐队有没有过春天,乐队会不会有春天,什么乐队会有春天?

当然,这几个问题问小了,吴彤的故事里,不仅仅是这一个轮回。

春去春来

1999年12月31日,轮回乐队参加中央电视台直播的新千年元旦晚会,成为第一支参加中央电视台直播晚会的中国摇滚乐队。

2000年1月,参加中央电视台《同一首歌》大型歌舞晚会。

2000年3月,单曲《春去春来》获得全国有线网流行歌曲第一名。

2000年7月,参加“韩国釜山2000年国际摇滚节”,代表中国摇滚乐获得巨大成功。

……

查看轮回乐队在2000前后的活动轨迹,你也许会感叹,在中国摇滚的低潮时期,竟然有一支摇滚乐队在各种层面特别是主流层面上站得住脚。

点开轮回乐队在央视演唱《春去春来》的视频,一支乐队的完整阵容齐刷刷站在台上肆意发挥,在2020年都不是太常见的事情,而20年前却显得很协调自然。

轮回乐队《春去春来》

如果你看了《我们的乐队》第一期,会记得里面有个槽点环节,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霸选手展示音乐素养,接着各个音乐名校的选手纷纷自报家门,仿佛这是一场名校盛宴。

但乐队汇聚名校,在三十年前就不是难事。汪峰之前的乐队,鲍家街43号,名字就是中央音乐学院门牌号,因为成员全都来自央音。而轮回乐队,也是一支学院派乐队,比鲍家街43号还早,全员来自中国高等音乐院校的高材生,按《春去春来》视频里的成员阵容:吴彤、赵卫、周旭来自央音,尚巍来自上音,李强来自解放军艺术学院。

唢呐,近年来在各种节目和影视作品中走红的乐器battle之王,《春去春来》里面,也就是吴彤手上的一个小配角。

所谓中国风,当年也正是轮回乐队最拿手的好戏,成名代表作《烽火扬州路》,摇滚配宋词,至今没有敢言超越。

于是有种错觉,我们的历史倒退了吗?

也许那个春天其实没有来过。

谈起2000年前后华语乐坛的最重量级的人物,你不会想到轮回乐队。那个年代的乐队就像一座矿,如果去挖,一挖一大把宝贝,能挖出魔岩三杰,能挖出签约国际厂牌的汪峰、花儿,也能挖出上央视表演的轮回乐队。

但华语乐坛的主流世界并没有真正欢迎过摇滚和乐队,并不欢迎摇滚乐队以本来面目出现。也有彻底拥抱主流的,离队单飞的汪峰,拥抱娱乐化的花儿,又都被认为“背叛”摇滚。

说起来,《春去春来》登上央视,最主要的原因,还是因为这是首恰合时宜的正能量作品。《烽火扬州路》也可以解释为弘扬文化自信。这些机缘给了轮回乐队更多主流舞台机会。

但能做到正能量、本土通俗化的音乐太多了,并不需要集结一堆高材生,花十年组乐队来实现。而现在,乐队综艺能轻轻松松召唤来这些“原材料”,并试图作为新的流行文化选题来炒菜。你会发现,二三十年前那些人,是多么生不逢春。你也可以理解,为什么那么多人不相信乐手选秀综艺能够迅速炒出一支真正的乐队。

好春光

你肯定听过吴彤的歌。这里说的不是《烽火扬州路》,是另一首真正家喻户晓的歌——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的主题曲——《好春光》。

好春光 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你把梦想带身上蓝天白云 青山绿水还有轻风吹 斜阳

和《春去春来》一样,也是一首和2000年应景的歌。

其实,吴彤在主流视野里活动很多,特别是和央视,担任过多届青歌赛评委、民族器乐大赛评委,还上过两次央视春晚。——2011年春晚,和郑钧联唱新民乐组合歌曲《马铃响来玉鸟唱》与《赶圩归来阿里里》;2017年春晚,独唱歌曲《一片深情》。

但上述活动,都和轮回乐队无关了。2004年,吴彤离开了轮回乐队。

不过有新的乐队在等着吴彤。离开轮回乐队后,吴彤又创建了一支由中国演奏家组成的乐队,中国喜鹊,开始重新专注民乐。

他参与的另一支乐队真正名声鹊起——1999年,吴彤在美国一场中国民族管乐器讲座上结识了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,最后成为丝绸之路乐团的核心成员,并拿过两次格莱美。

2010年,吴彤和马友友等人一同获得第52届格莱美最佳跨界古典专辑奖。2017年,又凭借《Sing Me Home》获得第59届格莱美世界音乐专辑大奖。

民族的就是世界的。但即使民族的是世界的,也不一定是流行的。

在摇滚和民乐两个领域都做到一流之后,吴彤最广人知的作品,还是那首春光灿烂的《好春光》。

2020年,春晚和元旦晚会,早已经不是央视专利。四川的新年演唱会上,吴彤时隔二十年,现场演唱了《好春光》。

耳帝对此在微博上总结:

「吴彤首次现场演唱二十年前的歌曲《好春光》,这首歌他此前从未在现场唱过,在这首歌火遍大街小巷的年代,有人劝他用这首歌去商演,他不愿意,因为当时的他充满着严肃音乐家的抱负,对这首歌是不屑一顾的,对这首歌的爆红既始料未及,又避之唯恐不及,甚至逢人就辩解,那不是他的本意。」「然而这首歌随着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的流传,也成为一代人的年少与青春记忆的一部分,吴彤说,“人生际遇有时候真的很荒诞,你越是不以为然的事情,有时却偏要你天天面对无处可逃,曾经拼命想要忘记与躲避,而几番挣扎之后,如今又格外珍惜。”」「如今现场首次演唱,想必也是平衡了自己心中大众与艺术的关系。这首歌虽然旋律十分通俗大众化,然而演唱难度并不小,吴彤唱得听似平淡无奇,那是他的技术厉害,事实上,我认为并没有多少华语男歌手能像他这样把这首歌唱好……」

这里面的大部分心理活动,其实是吴彤一封公开信的梗概。在此之前,吴彤张罗了《好春光》和《卷睫盼》的重录,期间写过一封公开信,讲述《好春光》这段心路历程:

「人生际遇有时候真的荒诞,你越是不以为然的事情,有时却偏要你天天面对无处可逃……当时的我还是轮回乐队的主唱,由于乐队多数时间并不很忙,于是唱电视剧主题曲就成了我很大一部分的生活来源……主题曲的演唱者,虽然没有出现在字幕里,而我略带沙哑的嗓音还是让熟悉我的人猜到了。于是解释,一遍遍的解释。那种心态很复杂,充满着一种蔑视名利的快感,也夹杂着一种失去了什么的怅惘。毕竟这是一首迅速红遍大江南北的“火歌”,对于正值三十而立的我来说,当时的我,在事业上可谓是“无以为立”。倘若充分利用这首歌的话,或许能让我基本解决当时的财务问题。然而这种想法只是一闪,就被我深深的压在了心底,我想让自己摆脱这种诱惑……因为这种音乐并不能代表我的风格和心情,我不能接受在台上口不对心,这似乎总有点唯利是图的味儿吧?玩摇滚的本来穷的就剩下高傲了,这要是再丢了,可真就没劲了……」

吴彤的信很真诚,二十年很漫长,吴彤想通了很多事情,最后决定响应听众呼声,开启重录:

「一次次地插科打诨、闪烁其辞之后,我开始认真的思考这件事了。我试着拨开偏见和情绪,审视这首作品带给我们的背后的含义,毫无疑问,这首歌已经超越了一首普通的流行歌的意义……如果音乐有一千种被需要的原因,那么唤起对单纯美好的共同记忆,不是难能可贵的吗?这不就是我多年来努力工作却求之不得的吗?作为一个音乐工作者,面对大家多年的请求,还有什么理由说“不”呢?这样一想,那曾经的矜持和清高,反而有了一种自命不凡,沽名钓誉的味道。」

我们大概可以看到,即使在当年,那个凭《春暖花开》在央视登台的轮回乐队主唱,还需要唱电视剧主题曲来供养自己的音乐。但即使《好春光》大火,也不会为了名利去违心拥抱另一篇春光。《好春光》曾经是个不愿提起的意外,只是因为时间赋予的价值,才得以重新面世。但时间并没有告诉所有人,吴彤的价值。

春暖花开

除了《好春光》,在四川春晚上,吴彤还唱了《烽火扬州路》。

另一个舞台,北京台春晚,吴彤唱了一首《春暖花开》,和韩雪对唱。

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吴彤手上的笙。笙,是吴彤的老本行,吴彤5岁就跟随父亲学习笙、唢呐等民族乐器。

这些年的主流舞台,吴彤没少去,去了没少带过笙。

曾经他作为林志炫特意邀请来助阵的配乐嘉宾,也带着笙。出现在《歌手》现场时,还被李健评价为“在场所有人中唯一能和迪玛希PK嗓音条件的人”。

不过重点是笙,吴彤也没开嗓。说起迪玛希,吴彤也合作过,2018年北京台春晚,和迪玛希合作一首《茉莉花》,带着笙。那首歌可以证实李健的评价。

几十年音乐生涯,吴彤远不是华语乐坛最火的那一个,但拿过最高的荣誉,得到过不同领域的肯定。我们该思考的问题,不是为什么吴彤这么厉害,而是,为什么大部分人不知道吴彤。

如果非要在流行音乐领域里论高下,你永远会发现人外有人,只不过关注不同的事。

比如如果选乐手,有比横跨摇滚、流行、民乐、世界音乐,拿过格莱美,出道三十年,会五十多种乐器的吴彤更适合的吗?

但《我们的乐队》要的是打造“真正商业化成功的乐队”,导师配置也是朝着市场化方向,当然不是一回事,也更不适合曾经拒绝《好春光》的吴彤。

乐队,吴彤一直在做,从见证过中国摇滚辉煌的轮回乐队,到拿下两次格莱美的丝绸之路乐团。在理想主义、艺术追求面前,大众流行文化里的名利富贵,和音乐世界的春暖花开,不断见证着音乐人们的一次次选择和轮回。

本文关键词:摇滚老炮,“摇滚老炮”郑钧披荆斩棘2表现炸场,他与刘芸是如何相爱的?,当格莱美傍身的摇滚老炮重唱《好春光》。这就是关于《摇滚老炮,“摇滚老炮”郑钧披荆斩棘2表现炸场,他与刘芸是如何相爱的?(当格莱美傍身的摇滚老炮重唱《好春光》)》的所有内容,希望对您能有所帮助!更多的知识请继续关注世界网址导航网站:https://www.nav123.com!

沃德小站 | 表金网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